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江苏教师发展研究 » 成果展示

学前2月:初读《教育漫话》, 约会洛克先生


南通师范第一附属小学幼儿园    方景融

提起《教育漫话》,多年前就听说过它。无论是《外国学前教育史》、《教育学》、《教育思想史》都无一例外地给予它很高的评价,更有人将它称之为“近代英美教育思想史上的奠基之作”。由此,我想当然地认为,它会和《爱弥儿》、《大教学论》一样,会是一本生涩难懂的书。但当我真正把它捧在手中,细细品读时,才发觉竟是这样一本生命力极其持久的好书!一句句警世的格言、一幅幅鲜活的世俗画面、一朵朵思维的火花都是这样深入浅出、娓娓道来。那些写在三百多年前的文字,现在读来都会让你时而深思、时而称奇、时而点头称道。就如同一位白发苍苍却又精神健硕的老者在与你促膝谈心一般,心境平和而又思绪深远。

l  从私人信件到教育名著

在前言——《至奇布勒地方的爱德华.葛拉克先生》一文中,洛克先生就明确指出,本书是由私人函件改编而成的。这一点从文本的随意性与体裁中也可以看出。可见,本书出版之初,作者并没有将其定位于一本学术精深、贡献巨大的教育名著。他谦逊地写道:“这些文字尽管浅薄得很,我自己并不怎样看重它们……我写了这点东西,自己绝对不敢矜夸有什么贡献。假若将来有人比我的能力更强,做这件工作比我更合适,好好写一篇合于我们英国绅士教育的文章,来指正我的错误,即使为你设想,我也是无所谓的。”

但同时,洛克先生开篇便表明了自己执着、严谨的教育观:“尽心竭力地给祖国服务,乃是每一个人不可不尽的义务。……因为教育上的错误比别的错误更不可轻犯。教育上的错误正和配错了药一样,第一次弄错了决不能借第二次第三次去补救,它们的影响是终身刷洗不掉的。”他用随和但又充满强大说服力的口吻,与读者分享自己作为家庭导师的经验。努力为了国家全面的教育革新而大声呼吁着。可见,洛克先生是一位真诚的教育者,一位自信的绅士,一位真正关心儿童以及国家未来命运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这部教育学奠基之作在三百多年后的今天依旧引人深思、令人震动的原因。

积极热忱地投身教育,严谨客观地思考问题,谦逊细致地开展工作,自信大胆地表明观点,这便是本书一开篇,洛克先生就赠予我们这些一线教育工作者通向成功之路的“钥匙”。

l  绅士教育与清教徒生活

全书论述的主题是 绅士教育”,即刚夺得政权的英国资产阶级与新贵族的子弟的教育。洛克先生分别通过体育、德育、智育三部分展开论述。

在第一部分中,洛克认为:“有健康的身体才有健全的精神,这是对于幸福人生的一个简短而充分的描绘。……我们要能工作,要有幸福,必须先有健康;我们要能忍耐劳苦,要能出人头地,也必须先有强健的身体。健康的精神寓于健康的身体,要防止在衣着、饮食、动静、药物使用等各方面对孩子们娇生惯养,要锻炼出他们能够忍耐劳苦的强健体魄。”他甚至对贵族子弟衣食住行都提出了看似苛刻的要求:“孩子的饮食宜极清淡简单,两三岁前,应该禁止肉食。三四岁以前完全禁止肉食……孩子的卧床,应该是坚硬的,宁可用絮绒,不可用羽绒。硬床可以锻炼身体;至于每夜睡在羽绒被褥里,那是消融体魄的,是虚弱的原因,短命的先兆。……儿童无论冬夏春秋,衣着都不可太暖。”要知道,在当时的社会中,贵族子弟们生活在社会上层,衣食无忧、物质优裕。然而,洛克先生却要求他们对待子女“应该像诚笃的小康农民对待子女的方法一样”。要求教育对象从摇篮的时候就应该习惯于克制自己的欲望。

洛克先生的这些观点看似与绅士们的家境不相符,却体现出回归自然、宽严相济的理智型教养态度。出生在清教徒家庭的洛克对自己父亲的宗教观点、人生价值取向颇为认同。把反对繁文缛节、形式主义,主张简单、自然的人生观带进了《教育漫话》中。书中多次出现“忍耐”、“节制”、“遵守约束”、“服从理智”等字眼。在他看来,尽管“含着金钥匙出生”仍旧要从小清心寡欲,简单自然的生活更利于孩子的身体健康。

环顾四周,我们身边的“小皇帝”、“小公主”比比皆是。从小享受丰厚的物质生活,享受几代人的溺爱,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却出现了很多“温室儿童”、“小药罐子”。这的确值得我们深思。也许,我们不能要求今天的孩子过清教徒般清心寡欲的生活,但我们是否应该学着理智地去爱孩子,用最简单的生活环境让孩子自由生长,用最低档的物质条件让孩子学会珍惜感恩,用最自然健康的体魄为孩子幸福的一生打下基础。

l  人权思想和教育的排他性

洛克先生在其并不顺利的一生中,建树良多。不仅是教育学家,更是一位哲学家、政治思想家,西方政治学界将他称为“全面系统地阐述宪政民主基本思想的第一位作家”。洛克先生的民主人权思想在本书第二部分,关于德育的论述中充分体现。

洛克先生认为在绅士的各种品行中,德行应占第一位。他要求家长一方面尊重儿童:“谁希望自己的儿子尊重他和他的命令,他自己便应十分尊重他的儿子。……儿童应学的事情,决不应该变成儿童的一种负担,也不应该当作一种任务去加在他们身上。”另一方面宽严相济地教育孩子:“在我们周围经常可以看到一些父母对孩子的错误放纵不管,他们认为孩子还小,长大就好了,这恰恰是最危险的。……儿童不是用规则可以教得好的,顶好和颜悦色地去劝导他们,提醒他们。更要以自己的言行为孩子提供德行的榜样:“导师的行动千万不可违犯自己的教训,除非是存心使儿童变坏。”对于亲子关系,洛克先生给予这样的定位:“子女幼小的时候,应该视父母如君父,如具有绝对权力的统治者,这样去畏惧父母;一旦年岁较大,则视父母为最好、唯一可靠的朋友,这样去敬爱父母。”

洛克先生认为绅士的第二种美德是良好的礼仪,称之为“处世的真诀”。他要求绅士的言语、动作都要符合其等级与地位,对人谦恭有礼,举止得体。提出通过练习培养行为习惯,重视环境与榜样的作用,奖励与惩罚要运用得当。这些民主、平等、尊重的德育主张至今仍富有指导意义,符合今天的教育观、儿童观,值得为人父母者认真学习和践行。

但同时,洛克的人权思想也带有一定的狭隘性、排他性。例如,他认为贵族子弟要“多与上流社会的人相处,防止从下贱的仆人那里受到邪恶的影响”。书中多处“没有教养的和邪恶的孩子”形容普通学校中的平民子女,甚至用“对女孩子的教育不见得全能适用”把同是贵族后代的女子排除在其“绅士教育”之外。可见,洛克的人权思想有“伪人权”之嫌,掺杂着那个时代的一些思想糟粕,我们应“取其精华,为我所用”,在实践中边学习边思考。

l  白板论与因材施教观

本书的第三部分,主要论述智育内容。洛克先生认为,相比于品质,学问不是最重要的。学问是应该有的,但是它应该居于第三位,只能作为辅助更重要的品质之用。所以把智育放到最后来谈。

洛克先生的那句:“我只把他看成一张白纸或一块蜡,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做成什么样子的。”创立了著名的“白板论”。在他看来,“他们之所以或好或坏,或有用或无用,十分之八九都是他们的教育决定的。”因此,他会用近似严厉苛刻、无孔不入的教育手段干预、影响孩子生活中的一切。简单化地认为:身体上“孩子们的身体只要从小养成习惯,他们就什么都受得了的。”;道德上“要及早地使儿童的欲望服从理智的规范和约束,及早地对儿童严加管束,使他绝对服从父母的意志。” 今天看来,这种高强度的控制和约束,显然并不符合孩子的天性。

然而,在智育方面,洛克先生的一些观点对于今天的教育都有着不可小视的现实意义。他首先提醒我们“应该极力注意,决不可把读书当作他的一种任务,也不可使他把读书看成一种工作。”在竭力培养学生学习兴趣的同时,又提出一些因材施教的积极观点:“每个人的心理都与他的面孔一样,各有一些特色,能使他与别人区别开来。两个儿童很少能用完全相同的方法去教导的。……我们教导儿童的主要技巧是把儿童应做的事也都变成一种游戏似的。” 此外,更进一步提出:“教员的巨大技巧在于集中与保持学生的注意,在他一切教导上面还要加上和蔼的成分,使儿童知道他是爱他,为的是他的好处。”

相信,洛克先生的这些观点必定来自于实践,只有真正爱孩子、走进孩童世界的人,才能明白儿童是各不相同的,成人给予的指导应该是个别化的,游戏是儿童生活中最有兴趣的事情,也是他们学习的有效途径。对于儿童的智育,不仅要因材执教,更有方法、有技巧地进行。

 

读《教育漫话》一书,让我有机会和洛克先生平等地对话。这一过程有思考、有争执,是饶有趣味、收获良多的。

洛克先生是固执的。他过分夸大了教育在人一生中的作用:我想我可以说在我所遇见的所有人中,他们十分之九的情形:善或恶,有用与否,都是由于他们所受的教育。”

洛克先生又是和善的。他将表扬和批评看作儿童的成长和前进的两部发动机:“儿童有了错误,不能不加以斥责,但这应当在背过人进行,他会首先体会到你的正义,感到你是尊重他的……而对孩子进行赞扬,则应尽可能当着人进行。他们就感到受到双重奖励。”

洛克先生也是民主的。他将绅士们彼此尊重、谦和有礼的作风引入到亲子关系、师生关系中:“亲切的交谈,合于父亲对待儿子,合于各种导师对待学生。师生相处,不可将时间全用在教训学生上,与学生平等交流,屈膝交谈,共同切磋,这种形式的效果,要比居高临下的教训好得多。

洛克先生会不会也是无奈的呢?以“你的最渺小的,最忠心的仆人”自居,醉心于民主、自由、人权,却始终在政治舞台上郁郁不得志。对上层强权势力的附庸,对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结局的无奈。以至于他的某些观点是我们读者可以理解但又必须学会批判地接受的。

花白的卷发、瘦削的面庞、坚毅的眼神,洛克先生应该就是这样一个固执中带着和善,自傲而又不失风度的英国绅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