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师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师讯

古稀之年,他仍行进在扶贫助学路上

阅读人数200

8月5日,无锡市堰桥高级中学74岁的退休教师俞斌再次踏上了去往广西百色的旅程,不同以往,这次他是为弥补“时代楷模”、因公牺牲的广西乐业县百坭村第一书记黄文秀留下的遗憾——找到她生前所牵挂的3名贫困生,补齐相关资助手续,帮助他们完成学业。9年前,还是学生的黄文秀在俞斌的牵线下,受资助完成了大学、研究生的学习。正是这次结缘,助推黄文秀在毕业后走上了脱贫攻坚第一线。

而这位牵线人,被誉为“精准扶贫的领头雁”。他二进新疆,三达西藏,八赴云贵,九下陕川,百上大别山,助学足迹遍布十几个省市,每年结对资助的贫困学子达1060余人。2009年,俞斌获评助人为乐“中国好人”。如今,虽已古稀之年,但他捐资助学的步伐仍在继续。

640.webp.jpg


第一张资助协议书

“我当时的工资只有300多元,但第一次资助汇出了400元。”他拿出那张视若珍宝的资助协议书,上面清晰地写着捐款人——俞斌。1994年,俞斌通过《人民日报》刊登的“希望工程1+1助学行动”活动,结对救助了贵州开阳立京小学的失学儿童刘章武。

1996年暑假,第一次去看望刘章武,俞斌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下了火车坐大客车,再换中巴,步行30里的山路才到达立京小学,现实让俞斌出乎意料:贫苦山民家徒四壁、穷困潦倒,连一碗玉米面糊糊都拿不出来。但也正是这次让人筋疲力尽的探望,让俞斌见证了人生中一场不一样的升旗仪式。

“我当教师这么多年,升旗仪式见了无数次,但都没有这次印象深刻。”俞斌说。立京小学位于一座小山头上,校园没有围墙,两排破旧的矮平房就是校舍。身穿粗布衣裳、普通农民一般的周校长,双手捧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走向学校中央的升旗杆。国旗缓缓升起,孩子们目光注视着,纷纷向国旗敬礼,这是一所山村小学所能给予的最高礼遇。这一刻,站在后面的俞斌,眼泪扑刷刷地掉下来:“我只是普通的老师,只能竭尽所能去帮助更多的孩子。”他当即取消了去黄果树瀑布旅游的计划,将身上的一千多元倾囊捐出,只留下返程车费。由此,俞斌踏上了长达25年的助学之路。

为了从微薄的工资里,挤出钱来资助留守儿童、贫困学生,他节衣缩食,多年来几乎不添新衣服,不在教工食堂用餐,而是回家煮面条,一元钱的水面他一天要吃3顿。他还经常拾垃圾,集废品换钱助学。每年暑期,总会有周围的孩子敲门:“爷爷,我要跟你一起捡废品,去帮助贫困小朋友。”

640.webp2.webp.jpg


他向毕业班学生和家长发出倡议,捐旧书和校服,双休日在家,他一洗就是几十件,晒干后打包寄给贫困学生。25年来,俞斌的身影几乎每周都会出现在邮政局,汇钱寄物,邮寄包裹累计达上万吨。


祖孙三代口中的“爷爷”


助学路上,俞斌经常一个人肩扛手提,带着资助金、学习及生活用品等去看望贫困学子。他乘坐最便宜的交通工具,山里道路崎岖艰难加之所携包裹较重,他摔跤无数,还曾被摩托车甩出去,摔出了脑震荡。当他一瘸一拐来到资助学校,孩子们好奇道:“俞爷爷是不是残疾人?”他温柔地回答:“爷爷我只是暂时的残疾人。”受伤后,他也不去看医生,说:“伤病养养就好了,可以省下钱,多资助一个贫困生。”甚至,他遇到过小偷,死死捂住买火车票钱的俞斌被小偷狠狠地推了一把:“拿你钱又怎样!”回忆起当时的惊险场景,俞斌笑着说:“自己差点就回不了。”尽管如此,任何艰难险阻都没有阻止俞斌的脚步,他一次又一次往返于大山和学校。

640.webp3.webp.jpg


被问及为什么执着于去那些贫困地区,他坦然道:“只要能够帮助到孩子们,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我就很幸福。”在俞斌眼里,助学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孩子的笑容能够让他忘记自己的年纪,甚至治愈他身上的伤痛。走到哪助到哪,俞斌的脚步越来越坚定,玉米糊糊、米汤也是越吃越香,他还同大别山的小学校长比赛“吃稀饭”。


4.webp.jpg


一次,俞斌去大别山看望受资助的学生曹甲,曹甲的爷爷、爸爸亲自来迎接。孩子亲切地喊着“爷爷”,紧跟着竟是爷爷、爸爸也唤他“爷爷”,俞斌上前握住曹甲爷爷的手,笑道:“我们年纪差不多,您不用这样叫我吧。”“不不不,这是以我孙子的名义,是对您的尊敬。”由此,俞斌便成了祖孙三代的“爷爷”。

类似的故事不断上演。有一年,受资助的贫困学生吴晓山听说俞斌要离开了,哭着央求妈妈带自己去街上,挨家挨户地寻找俞爷爷的身影,终于看到拎着包裹的俞斌后,便抱着他的腿不肯撒手,重复说着:“爷爷,不要走好吗?”摸着孩子的小脑袋,俞斌无奈地笑道:“晓山,爷爷下次再来看你。”

“这些年我不是一个人在努力”



“这些年我不是一个人在努力”

“我去年37岁,今年47岁!”俞斌总是开玩笑的把自己真实年龄倒过来说。正是这位善良爱笑的老人,省吃俭用一辈子,个人资助累计36余万元,只为给留守儿童打造一个温暖的“家”,圆这些素不相识的贫家子弟的“求学梦”。

出身贫寒家庭的俞斌,小时候每天要承担做饭、割猪草、担水等家务,还必须照顾7个弟弟妹妹。父母为留下这个“小劳动力”,不同意俞斌上初中。但让渴望上学的俞斌意外的是,有人偷偷把钱塞到他手里,“说让我去交学费,至今我还不知道是谁”。也因此,饱尝辍学滋味的俞斌,特别关注贫困学子的学习和生活。

5.webp.jpg


心疼俞斌下班回家还要辛苦缝邮包,妻子揽下了缝洗旧衣服、包裹的任务。回忆起过世的妻子,他哽咽地说道:“临终前,她已经不能说话了,只是盯着墙上几名孤儿的照片,眼角淌下两行清泪。”这些年俞斌不是一个人,不仅有妻子的理解,还有儿子的支持——帮他筹集衣物、找运输车辆等。

“俞老师,我和丈夫没有孩子,想通过您帮助一些孩子。”余赛芳夫妻二人找到俞斌参与助学,还主动拉动自己的朋友圈,两年来他们结对帮扶了几十名贫困学子。86岁的老党员陈华荣结对助学10年,并和自己的兄弟援建不锈钢旗杆和升旗平台;石塘湾农村商业银行给川贵山区小学生捐赠了20多万元的服装……他们中间有机关干部、公务员、教师、学生、村干部、企业厂长、职工等,通过“爱心使者”俞斌纷纷结对帮困助学,在这只“领头雁”的带领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扶贫助学队伍。


6.webp.jpg

2015年,“俞斌爱心工作室”成立,作为国内首家以“中国好人”命名的爱心工作室,采用专业化、团队化运作新模式,从单一扶贫助学向扶贫、增智、养志转变,专门为贫困失学儿童的情商培养发起了“增智助学”和“养志助学”行动,谈起工作室的成立,俞斌开心地说:“工作室有助于深化帮扶内涵、培育助学队伍、拓宽爱心助学路。”

“刚刚看到微信,有一个孩子的学费还没有着落。”“趁着现在身体还行,我要多走一些路,多救助一个贫困孩子。”俞斌边说边走,阳光下,他的身影那么瘦小,却又那么高大,步伐坚定地走在扶贫助学的道路上。

来源:江苏教育报 

通讯单位:江苏省教师培训中心